亿万先生 > 读心理 >

亿万先生:你之所以焦虑,是因为不懂得享受“无所事事的快乐”

2017-09-06 10:31
[摘要] 一直觉得如果有国民情绪这种东西的话,这几年的国民情绪应该当仁不让地属于焦虑了。 网上有个段子说,平均每3个月,中产焦虑就会滋养一大批公众号,炮制出几十上百篇10万加3万块钱送孩子参加暑期夏令营,教育成本太高令人焦虑;公立养老院排队100年,私立养老院每月2万多,养老危机令人焦虑;《我的前半生》热映,遭遇中年危机的女性如何预防老公出轨令人焦虑;房价高企不下学区房一房难求,眼看孩子到了上学年龄却解决不了学位令人焦虑 人民论坛针对焦虑程度的调查 内容创业者和投资人们说,这两年很火的知识付费,实际上并不解决知识不

  一直觉得如果有“国民情绪”这种东西的话,这几年的国民情绪应该当仁不让地属于“焦虑”了。

  网上有个段子说,平均每3个月,“中产焦虑”就会滋养一大批公众号,炮制出几十上百篇“10万加”——3万块钱送孩子参加暑期夏令营,教育成本太高令人焦虑;公立养老院排队100年,私立养老院每月2万多,养老危机令人焦虑;《我的前半生》热映,遭遇中年危机的女性如何预防老公出轨令人焦虑;房价高企不下学区房一房难求,眼看孩子到了上学年龄却解决不了学位令人焦虑……

  人民论坛针对焦虑程度的调查

  内容创业者和投资人们说,这两年很火的“知识付费”,实际上并不解决知识不足的问题,解决的是人们的焦虑感——通过贩卖一种“获得知识感”的产品,暂时性地缓解都市白领、职场人士的自我焦虑;

  就连我们觉得风华正茂占尽年龄优势的95后,都在为种种莫名的原因焦虑:啊面对心仪的男神我被那个00后的美少女diss了;大三了将来考研还是工作真是一个问题;OMG为什么我没有早出生几年赶上还能买得起房的好时光呢?

  原本丝毫没有焦虑情绪的人,看到身边的人都在焦虑,整个朋友圈都在焦虑,关注的公众号都在焦虑,不禁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咦,为什么我连焦虑感都没有过?是我的人生目标定得太低了吗?我是不是太不求上进了?我竟然是这么不思进取的一个人,这可真够令人焦虑的!

  上个月我聊了一个面向老年人的“知识付费”项目,这家App的最显著位置竟然不是养生保健、广场舞之类的内容,而是英语500句和智能手机的操作指南,创始人对我手一摊:现在的老年人,也焦虑啊!生怕被时代淘汰、被儿女嫌弃、被伙伴鄙视呀!

  整个2017年的上半年我也特别焦虑,焦虑到要去看心理医生。后来我的心理医生告诉我一句话,让我一下子就释然了,也明白了改变自己焦虑状态的路径何在。他说——“你之所以焦虑,是因为不懂得享受‘无所事事的快乐’。”

  是的,我的确是这样一种人——从小让家长和老师省心,做事有规划,小到最近几天的习题安排,大到整个中学阶段的规划,甚至未来十年的人生历程,都自发自觉地在我的考虑范畴之内。小时候同班同学的家长拿我当“别人家的孩子”教育子女:“你这孩子怎么一点计划都没有,你看人家麻宁,多知道自己要什么,做事多有规划性,再看看你!”

  大一点似乎颇因为这种“未雨绸缪”而受益:大四保研一下子闲下来,就想到去考个驾照,后来免去了工作以后百忙之中奔波前往驾校的痛苦;即使没有出国打算,也会前瞻性地办好一些重要国家和地区的签证,以便机会来临之时说走就走不受限制;在北京房价还算合理时买了房子,告别了一件足以让人头疼十年的烦心事……

  看起来,做事有规划、善于从长计议是美德,也让自己获益良多是不是?

  然而人过30岁,回头想起来,却发现我的前半生,似乎太过忙忙叨叨,一刻也不曾闲下来。读中学时想着怎么考入好大学,进了好大学想着怎样保研去名校,保研去名校想着如何找份好工作,工作一解决立刻想着攒钱买房,买了第一套自住的房子又在想投资性买房应该怎么买,房子买完又在考虑该不该移民,往哪里移民……甚至就算在大家普遍认为应该过得比较悠闲自在的大学时代,我也在忙忙忙:忙着考雅思,忙着出书,忙着主持活动,忙着考各种各样的证书……

 

  于是,30岁以后,焦虑来了——继续往前走,下一个目标似乎太难太远太宏伟;就此止步又茫然若失心慌不已,难道我就这样固步自封无法突破了?像穿上了一双美丽却累人的红舞鞋,不得不一直起舞,停不下来。

  心理医生问我:“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爱好,或者特别享受的时刻?”我说:“有啊,我最喜欢看话剧音乐剧,还有旅行也让我特别享受。”心理医生又问:“那你有没有试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旅行,或者纯粹地为看戏而看戏?”我愣住了,想了半天,因为这问题是自己之前从未想过的。

  没错,我喜欢话剧,可我每次看话剧前的心理活动往往是:“天啊这是以色列有名的剧团最经典的剧目啊,千万不能错过!”“听说这个戏的表现形式很特别,目前还没有同类的演出呢,必须看!”“这轮的A角是我最喜欢的xxx演的,也许错过了这轮下次就不是他了,赶紧买票!”

  我会在大脑里飞快地分析这部戏的“主要观赏价值”:剧本、演员、表现形式、口碑……却从没有因为“今天天气真好啊我就是想看个戏”而去看个戏。过去几年我看了上千场戏,每部戏都能说出个“观看亮点”(就好像面对投资项目时一眼看出它们的“投资亮点”那样),却从没有过这样的场景:这是北京今年的初雪,初雪时节要去看个戏啊;公司突然放半天假,不如去看个戏吧;失恋了不开心,随便去看个戏吧……旅行也一样,我最爱去的目的地,是那种博物馆云集,或者体验项目繁多的地方,比如意大利,比如土耳其,比如墨西哥。最不爱去的地方,是各种各样的海岛,因为我总觉得——不就那么三板斧吗?大红(大花)裙子、鸡尾酒、沙滩上的脚丫照?

  马尔代夫

  旅行对我来说,“意义”大于“休闲”,所以我可以超密行程超高强度地奔走于各个博物馆之间乐此不疲,却很少能闲下来睡到自然醒在酒店的海景房里慢悠悠喝一杯手冲咖啡……果然如心理医生所说,我不懂得享受无所事事的快乐。沈复在《浮生六记》里看“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的那种快乐,我从没体验过。其实这并非我一个人存在的问题,在这样一个只问“意义”不问“感觉”的快节奏时代,我们做任何一件事之前都会在心里先掂量:这事儿值得吗?有什么意义?投入产出比如何?

责任编辑:彼岸花 阅读 (81)
本文相关推荐
我要说几句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