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玩乐 >

亿万先生:你见过那么多的小桥流水,哪里才是你的江南水乡

2017-12-08 14:51
[摘要] 不管江南水乡凝聚了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的诗情画意,或者是承载了多少文艺青年对于家园和栖居的美好想象,时至今日的江南水乡在众人心目中已经有了刻板的印象。 一条碧绿却算不得清澈的河流须从古镇中穿梭而过,河里当有穿着朴素衣着的摇橹人慢悠悠地摇着看似破烂的小船,河岸两边鳞次栉比的小楼也应当有着斑驳的白墙和灰黑的瓦片,而楼里住着的既不会是戴望舒,也不会是沈从文,而是扯着嗓子卖各种吆喝的小商贩。 年复一年,无数个江南水乡相继死去,又有无数个水乡都在宣称自己是真正活着的水乡。每一个水乡古镇都在挣扎地套进同一个

  不管江南水乡凝聚了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的诗情画意,或者是承载了多少文艺青年对于家园和栖居的美好想象,时至今日的江南水乡在众人心目中已经有了刻板的印象。

  一条碧绿却算不得清澈的河流须从古镇中穿梭而过,河里当有穿着朴素衣着的摇橹人慢悠悠地摇着看似破烂的小船,河岸两边鳞次栉比的小楼也应当有着斑驳的白墙和灰黑的瓦片,而楼里住着的既不会是戴望舒,也不会是沈从文,而是扯着嗓子卖各种吆喝的小商贩。

  年复一年,无数个江南水乡相继死去,又有无数个水乡都在宣称自己是真正活着的水乡。每一个水乡古镇都在挣扎地套进同一个模板,而每一个水乡古镇又同时在用尽全力让自己显得不一样。

  其中用力最猛的,可能算是乌镇。早在很多年前,印着刘若英和乌篷船的大幅乌镇旅游广告就遍布了大城市的每个角落,“来过,便不曾离开”的广告语更是挠多少人蠢蠢欲动。

  我第一次去乌镇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来过,便不曾离开”的体验肯定是没有的,从踏进乌镇的第一步起,我就开始盼望可以快点离开。古镇里汹涌的人潮已经让人到了寸步难移的地步,所有人仿佛都在呆滞地在狭长的青石板街道上缓慢挪动。白墙灰瓦夹缝中乌泱泱的人群一眼望不到头,嘈杂中还夹杂着各种小商贩的叫卖声。此时的乌镇仿佛已经不是乌镇,它更像是北京上海早高峰时水泄不通的地铁站台。

  在那一刻,所有你想象中的水乡都失去了魅力,你脑海里再也不会有什么诗意栖居的理想,你唯一想要的就是赶紧逃离。乌镇之行对我的打击是极大的,以至于让我再也没有去过和它齐名的那些水乡古镇——没有去过周庄,没有去过同里,也没有去过西塘。

  今天的乌镇也是在继续用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大家对其也是褒贬不一。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开办,让古镇代入了现代的科技感,戏剧节的开幕更是让它收获了艺术青年们的好感。可以说乌镇是将自己变得和众多水乡既一样又不一样的成功典范了。

  然而,我估计是不会再去乌镇了。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太过肤浅,读过的书不够多,难以在某一个特定的情景下感化自己,是不是那些比我更高雅的人就能够使自己的眼神和心境穿越重重人海,感受到水乡古镇千年的脉搏。

  尤其是当我看到《孤独星球》将绍兴古城列为浙江省十六项最顶级体验之一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是真的肤浅。的确,绍兴的古城区还是挺美的,又有文化底蕴,历史氛围和故事氛围也是浓厚的,水乡标配的小桥流水和白墙灰瓦也一样不缺。可是那又怎样呢,绍兴始终都是鲁迅的水乡、陆游的水乡,不是我的水乡。但是在距离绍兴不远的宁海,那里的前童古镇让我对水乡的印象稍有改观。

责任编辑:彼岸花 阅读 (57)
本文相关推荐
我要说几句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