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玩乐 >

亿万先生:萨普神山:所谓净土,大致如此 没有终点

2017-09-13 10:53
[摘要] 迷雾笼罩在苍茫的大地之上,天空被云层遮掩地没有一丝生气,呼啸的风刮过白雪皑皑的前方,泠冽的景色缓缓向后倒退,没有人迹,耳边是汽车碾过地面的声响,唯一清晰的只有车前行驶的道路。 我们包了一辆车,向传说中的萨普神山开去。 喜马拉雅主峰北部的念青唐古拉山脉,是一个西藏人都极少到达的地方。最高峰色浦岗日(Sepu Kangri,6956M),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萨普神山,是念青唐古拉东段的最高峰,尊为当地的神山之王,位于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东部比如县境内的羊秀乡。 从司机师傅行驶自如的样子看来就知道他绝对是个正宗的藏族

  迷雾笼罩在苍茫的大地之上,天空被云层遮掩地没有一丝生气,呼啸的风刮过白雪皑皑的前方,泠冽的景色缓缓向后倒退,没有人迹,耳边是汽车碾过地面的声响,唯一清晰的只有车前行驶的道路。

  我们包了一辆车,向传说中的萨普神山开去。

  喜马拉雅主峰北部的念青唐古拉山脉,是一个西藏人都极少到达的地方。最高峰色浦岗日(Sepu Kangri,6956M),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萨普神山,是念青唐古拉东段的最高峰,尊为当地的神山之王,位于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东部比如县境内的羊秀乡。

  从司机师傅行驶自如的样子看来就知道他绝对是个正宗的藏族人,路途中他时不时教我们几句骂人话,还骗我们是打招呼用的,被他逗乐了好久。一开始略显沉闷的车程愣是变成了说说笑笑的欢乐之旅。

  穿过迷雾,隐秘的萨普圣湖映入了我们眼帘。翠绿一片的湖水连接着湛蓝的天色和磅礴的雪山,与之前的白雾缭绕截然不同,丰富的色彩忽然间争先恐后地跳跃出来,豁然开朗的景色美得令人呆滞。

  山水连一色,人们提到萨普神山,就不得不提到这片圣湖。萨普圣湖由神山千年冰雪融化所形成,自神山山脚延伸分为两部分,靠神山山脚为冰川湖泊,终年不化;另部分为主湖,湖水清澈洁净。圣湖正犹如它的名字般,波澜不惊、广阔无垠。沿着圣湖向前,仿佛置身梦中的伊甸园。

  几只雄鹰盘旋于天际,警惕地守护着萨普圣湖的神圣与宁静。此处的藏族人不食鱼肉,对他们而言,圣湖中的鱼儿更是一种神圣的信仰,不容侵犯。圣湖的浅水区域,鱼儿成群、嬉戏打闹,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仿佛是这伊甸园的精灵,迎接着远方的客人。

  沿途这漫山遍野的牦牛听说是守林员饲养的,守林员穷尽一生守着这一方土地,而这漫野的牦牛也像是守着这鲜少有人踏入的伊甸园。

  传说中主湖在每年的5月15日这一天,湖面会在一夜之间解冻,又会在9月15日全部冻结。虽然并不知晓这传说是否真实,但每个神圣的地方都配得上一抹神秘的色彩,和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故事。

  藏族人不敢在这湖水中游泳沐浴,司机师傅和我们说,听闻之前修缮道路,附近一个工人为了缓解疲劳,看这湖水清澈便进去沐浴,结果第二天便暴毙而亡了。后来据说是高原反应太过于强烈导致这位工人过世的,但他们更相信,这样的行为触犯了神圣的湖水,触怒了神灵。但无论是什么原因,每个踏在这片土地的人们,都应当尊重当地的信仰和传统,守护这庄严的静谧。

  由于正值盛夏,冰川开始消融,车子也无法继续前进,我们只能止步于此。那些似刀劈斧砍般的雪山已经近在眼前,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幽冷的光泽。

  我留恋于三色之中,不知不觉就过了许久,回过神来才发现湛蓝的天空开始变得有些昏暗。出发前司机师傅就和我们说,这藏区天气复杂多变,前一秒还是晴天,下一秒便是大雨滂沱。虽有幸未下雨,却也让我们体验了一回变幻无常的气候。

  回去的路上,白雾早已散去,耀眼的阳光打在宁静且磅礴的神山之上,令人痴迷。我们停了车,从路上向下望去,重峦叠嶂,五光十色,这片现世伊甸园如今又以这样的方式欢送我们离去。

  所谓净土,大致如此。

  最终我们没有离神山更近。你觉得我会遗憾还是可惜?不,我恰恰觉得,这一切都刚刚好。

  旅行者的意义从来不是为了最终的目的地,沿途的美景是赐予我们旅人最珍贵的礼物,我早已珍藏于心,现在也将完完全全地把它们送给每个远方的你。其实生活也是如此,享受行走的每一步,体验每一处风景,不痴迷于终点,每个瞬间都有不可替代的意义。

责任编辑:彼岸花 阅读 (87)
本文相关推荐
我要说几句
条评论